澳门银河游戏官网

千两茶香香几许?

flb 2018年5月18日

  此首《千两茶赋》从各个方面對干两茶进行了生动的描绘,形象地表达了千两茶王的无穷魅力。作为安化的一个传统名茶,以每卷(支)的茶叶净含量合老秤一千两而得名,因其外表的篾篓包装成花格状,故又名花卷茶。近年来,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人士對千两茶进行收藏,很多人甚至将其作为家居装饰品之一。台湾茶书有言:千两茶为“茶文化的经典,茶叶历史的浓缩,茶中的极品”。此次有幸邂逅数款千两茶,特邀资深茶友数名,共同品鉴千两茶的独特韵味。茶样有三款,分别为2002年、2008年、2011年茶坨,茶友讨论后决定按照2008年、2011年、2002年的顺序进行品鉴。
       

Read More

李先生的三国庄园

flb 2018年5月17日

  人烟稀少山水相连风物相近,尤其是植被,完全不分彼此——站在中国老挝8-2号界碑所处的制高点,环360度我观察了很久,发现要分辨出彼此,只能依赖那条依稀可辨的防火隔离带,一旦在山间林中失去准确的方向,很有可能出现南辕北辙那类情况。唯一可以参照判断的,就是中方一侧行间距非常规范的成片人工林——今年四月初,听说普洱江城瑶家山“三国庄园”去年从景迈山移栽的茶树,几乎全部成活,我跟随庄园主人李先生,从普洱思茅区驱车百多公里,专程过去察看拍照,寻找制高点以便观察山川地貌,首先我们就来到中老8-2号界碑下。

  瑶家山

  瑶家山其实是个虚拟的地名。瑶家山一带,隶属于普洱市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整董镇和康平乡,内和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曼腊乡相邻,外与老挝丰沙里省交界接壤,山峦起伏河谷纵横,为澜沧江支流补远江与红河支流李仙江的分水岭地带,地形比较复杂。
  这一带人烟稀少,庄园范围内有2个瑶族村寨——席草塘和龙塘,周边还有3个。席草塘离8-2号界碑相距不过几公里,全寨仅有45户人家200多人。龙塘的基本情况,与席草塘相近,约有30多户人家。早年这里的瑶族,大致可以算作游耕游牧民族,追逐着相对较有肥力土地迁徙游动,种植旱稻。当地谚云“不养猪、不种菜;砍一山、烧一坡、种一片、收一箩、煮一锅”,是为当年生活写照。李先生介绍说,瑶族人家在定居前,几乎没有什么家当,一家人的生活必须吃喝用度,一头牛就可以驮走,刚刚安顿的时候,居住靠窝棚吃菜靠采集捕猎,基本属于靠山吃山。转载自《普洱》杂志2012年6期!
  席草塘现在通路通电,寨子面河顺山而建,基本都是新建的瓦房,房顶上装有太阳能热水器。走进寨子,牛马羊猪鸡狗随处可见。寨子周边,咖啡、茶叶、水果等经济作物面积不小。稍微细心一些观察,早年生活的痕迹,依然可以发现:寨子中房前空地上,不时可以看见种植的土烟,土烟叶采集后晾干,揉碎白纸一裹一卷,就是土制纸烟。一位老人还展示了卷烟的过程;瑶家人平常吃饭,并不使用碗碟,而是用芭蕉叶或一种姜科植物的叶片包裹饭菜,饭后一扔,牛羊猪就会过去争相抢食。恰好遇见两姐妹正在吃饭,我过去看了一下,发现下饭菜很简单,就是一点腌菜和腌黄瓜。
  当地瑶族与老挝那边来往频繁,娶老挝媳妇跨国通婚现象还不少。李先生介绍说,这和这边经济条件较好有关。在庄园务工的,当地瑶族村民不少,其中不时还有老挝边民。
  江城此地比较特别,与越南、老挝两国接壤,加上中国本身,即所谓“三国”。其中7号界碑为三国界碑所在位置,号称可以“一眼望三国”,碑身就设计成等边三角柱形状,镌刻上三国国徽和国名文字。“三国庄园”所处的中国地界,虽然仅老挝接壤,却临近中老越7号界碑,难免会感染上浓郁的“三国”情结。

  林中茶园

  从景迈山移栽过来的几千棵栽培型古籽茶树,安顿在一片高大的天然原生和次生林木下,虽然连年春旱,但管理得当水利设施得力,稀植的茶树仍旧长势良好,随手摘下片顺眼的茶叶比划一下,非常接近一巴掌的长度。遮阴高大乔木主要是水冬瓜树,当中还有不少攀枝花即木棉。攀枝花正值花期,一树红灼。在云南一些热区,攀枝花花瓣焯水漂洗后配炒配煮,还是一道不错的花卉菜。
  庄园目前全部2.3万亩人工林中,中低海拔以西南桦居多,山顶高地多为思茅松,根据相应的海拔和土壤条件,还有香樟、木姜子、樱桃、沉香等,总计达200多万棵。其中的5000多亩,当时投资开发整理出来,原本打算作为香料种植耕地,后“退耕还林”改为规范的台地林。
  要说瑶家山的自然条件,的确非常优越,5年生的人工种植西南桦,高度已达5、6米直径超过10厘米。松林以外,其余林地均套种着单株稀植大树茶,这些茶树,基本都是名优品种,总数已经远远超过100万株,面积约6000多亩。李先生说,这些大树茶,今年已经可以采摘约3、4吨干茶,但没有量采,仅仅采制了几十公斤毛茶自己喝,顺利的话,明年预计可产干茶十几吨左右。
  庄园大搞植树造林,并规模套种大树茶,实际上起了示范带动作用,周边5个瑶族村寨,目前已经荒山造林4000多亩。这一带还有一些来自昭通的生态移民,移民和当地瑶族,近年还种植了面积5000亩左右的茶树。
  目前庄园的森林覆盖率,已达90﹪,郁郁葱葱漫山翠绿。李先生并非林业出身,我笑问他如何规划这些林地,他也笑而不答,直接把西南林大毕业农场场长以及技术员叫过来,让我随便提问。
  2006年年初3月,转向经营的李先生,怀揣着庄园梦,斥资购买了瑶家山一带50年使用年限5万多亩的集体山林时,情况却远不是这样:2.5万亩草场轮歇地,森林覆盖率不足5﹪,草场退化荒芜见土,当中既无人家也没有道路。
  说到道路,庄园中目前分布着长度达100多公里的公路,几乎每一座山头都可以开车到达,虽然都是土路和砂石路,但居然多半可以把汽车开到时速60公里以上,号称“庄园高速”,尤其弯道和岔路,设计非常合理,我深感绝非一般。原来李先生是做工程出身,修过铁路、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、水电站,搞过小城镇开发、生态茶园建设、河道整改等等,8年专业工程生活陶染下去,道路的规划、测量、施工都是强项。
  不仅道路,中老8-2号界碑山下有一眼山泉,利用这眼泉水,已经建成一个小型永久型灌溉水池。庄园中一条河流上,一个水库已经施工过半,雨季前可以进入蓄水阶段,规模水域和湿地即将出现。李先生指点比划着即将出现的水域范围,我幻想了一下,感觉如此一来,这片茂密山林,将会别具韵味。
  庄园产的茶叶,午饭后我终于喝上了,虽然冲泡太随意,但大感觉还很不错。场部的午饭,论菜有鸡有肉,也是加工随意味道不错,李先生说都是庄园所产,不饲料纯放养。其实一路上我所见到的,山间林地中还有一大群黄牛和几群山羊。谈起将来的发展,李先生的打算还有很多,诸如河谷低地种咖啡,养水禽、养野生动物,利用优抚野生花果、移种野菜,搞上个休闲度假会所、三国休闲运动中心等等……“要等资金周转回来,怕才可以再动”,他大笑着说道,作为结语。看来他的庄园梦,仅仅还只是开头。

  原始森林

  瑶家山“三国庄园”东西两端,各有一片面积达几千亩的原始森林,其中一片,环林公路已经新近建成,可以一窥原始森林边缘地带的风貌。我们顺公路开车过去,打眼就是一大片野芭蕉林。野芭蕉果实的颜色,非常奇怪,居然会是紫色。野芭蕉我知道,那是野象的最爱之一,整董一带野象群时有出没,莫非就是冲着野芭蕉来的?其实以我吃来的感觉,味道比家芭蕉还要香甜,只是籽太多稍微碍口。
  原始森林中山泉丰富。有了泉水,森林就有灵气和清爽。有人把一股山泉用竹筒架高,站在水流下冲凉。有意思的是,旁边一个姑娘端着蔬菜盆,边等待边和冲凉的小伙子开心地聊着天。泉水不远处,有一个看似露天厨房的所在,木架上挂满新腌的腌肉,一位民族服装的妇女正在那里忙碌。我摸过去拍照,妇女不停地对我说“吃饭吃饭”。一问才知道,他们是来自红河金平的彝族,一共二十多个人,过来这边修路、种树的。
  我发现公路两边林中的低矮灌木和荆棘杂草,有被清理过的痕迹,有些地方还挖好了种植坑。不知道什么用意,转身回去问李先生,这才明白,原来留大树去灌木,也是准备种大树茶的。不知道几年以后,这些原始森林边缘地带出产的大树茶,滋味会不会特别些?
  稍深处的林子,虽然密到几乎密不透风,几棵“巨木”还是很容易被发现,其中一棵,目测起码三、四个人才能合抱。树下也有一股泉水,在附近找找,随便就找到一片比巴掌宽有小臂长的巨型叶片,原始森林就是奇怪多。可惜环林公路还没有完全贯通,天色已晚,不能尽兴游览。
  瑶家山“三国庄园”,距猛康口岸20公里,离整董镇30公里,所处的位置,刚好位于普洱江城牛洛河茶区与西双版纳勐腊易武茶区之间。进庄园的道路,除进山一段为土路外,其余为218省道路段,交通还算方便。粗粗一趟走下来,我的感受是:风景不错风情有意思以外,边境休闲游览,应该算为亮点。

Read More

布朗山乡吉良村委会

flb 2018年5月16日

  村情概况
  吉良村委会,属于山区。距离村委会0.00公里,距离镇45.00公里,国土面积107.07平方公里,海拔650.00米,年平均气温0.00℃,年降水量1374.00毫米,适宜种植水稻等农作物。有耕地10826.00亩,其中人均耕地5.03亩;有林地120409.00亩。全村辖1个村民小组,有农户444户,有乡村人口2150人,其中农业人口2150人,劳动力1186人,其中从事第一产业人数1174人。2011年全村经济总收入786.00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2087.00元。农民收入主要以种植业为主。

Read More

对普洱茶营养学的评价和分析

flb 2018年5月13日

  普洱茶(CamelliasinensisKuntzeVarassamicakitamura)原产于我国云南西双版纳地区,因早期集散地在云南普洱县而得名。研究证实,普洱茶具有显著的降脂减肥、抗脂质过氧化、抗衰老、防癌等生理功能。本研究分析云南普洱茶的营养成分并对其营养价值进行了评价,为云南普洱茶的深加工利用提供科学依据。

Read More